肖抓:十年磨练能“能手”

发布时间 : 2016-09-29     来源 : 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新闻中心

  他是一名年轻的技术工人,善于观察、勤学苦练,26岁成为“全国技术能手”。
  他对自己高标准、严要求。
  他有一双“火眼金睛”,更有一双灵巧的双手。
  他的工作理念是,要么不做,做就做好。

 

     

 

  肖抓是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下属的首都航天机械公司4车间的一名热处理工,主要负责工装、刀量具、模具和地面设备的热处理工作。
  出生于北京大兴一个农民家庭的肖抓2002年从北京市有色金属技工学校表面处理专业毕业,来到首都航天机械公司4车间,从事热处理工作。虽然专业和工作岗位不符,但是,他很快就适应并喜欢上了这一行。
  热处理是零件加工过程中的一道工序,先把零件放在炉子里,高温加热到800度左右;第二步,放到水或油中冷却;第三步,回火。这样就能改变金属零件内部的额组织结构,使它达到特定的综合性能,专业的说法叫“淬火”。
  4车间8号厂房有12台炉子、4个水槽、4个油槽……都是用了30多年的老设备,设备表面留下了岁月的痕迹,仿佛述说着一代代航天人的故事。每个炉子和水槽之间,不到10米的距离,肖抓常年穿梭于炉子和水槽之间,工作内容单一。
  可是,肖抓并不这么认为:“一年到头,虽然都是零件热处理,但是在我看来,零件的形状不一样,热处理的方法也是千差万别。每次都跟上一次不一样,充满着新鲜感,并不单调。”

 

灵活控制零件出水时间

 

  需要热处理的零件在高温炉中加热以后,根据材料成分的不同,要放在水或油中进行水冷、油冷。温度降到300度左右,再将零件取出。取的时间很关键,早了,零件的性能不达标;晚了,又容易出现裂纹,影响产品质量。
  油冷的时间相对来说好控制一点,水冷是最难的,一不小心就可能出现次品、废品。
  “零件从入水到出水,也就几秒到几十秒的时间,出水的温度要控制在300度左右,上下浮动不过是几十度的范围。因为水的冷却速度非常快,几十秒很快就过去了,可能就几秒的时间会影响到产品的质量。因此,零件出水温度必须控制在这个范围之内。”肖抓说。
  工人师傅操作的时候,不可能拿表来掐时间,主要还是靠个人在实践中摸索经验,肖抓又是怎么做的呢?
  “零件的尺寸不一样,热处理的时间也不同,很多零件是不规则的,比如它薄的地方在水里大概冷却2秒就够了,而厚的地方要冷却4到5秒,我们就取一个中间值,3秒左右,就是在冷却的时候,心里默默地数数,差不多到时间了,可以拿出来了。”肖抓笑着透密自己的小诀窍。
  肖抓之所以能掌握好这个时间,还得从很久以前的一件事说起。那时,他刚参加工作,因为没有控制好时间,自己处理的第一个产品就成了废品,他非常自责。这件事在他心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从那时起,好强的肖抓暗下决心:一定要掌握好这门技术,同样的错误决不能再犯第二次。
  为此,肖抓做了大量的练习,常常看见他在水槽边,聚精会神地观察零件,慢慢体会其中的奥秘。俗话说,“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长时间的观察之后,细心的肖抓发现了一个规律。
  “零件在水里冷却的时候,刚开始,它会震动,能看见水里的波纹很明显。慢慢地会发现,波纹变小了,等它快消失的时候,说明这零件就可以从水里拿出来了,这个时候,它的性能是最好地。”说完,他会心一笑。
  就这样,潜心练习了两年多,肖抓掌握了零件出水时间的规律,经他的手处理的零件再也没有出现过废品。

 

零件校形标准高

 

  金属零件在淬火以后,会产生一定程度的变形,工人师傅要使用压力机,把它们校正到合格的尺寸,才能满足使用要求。可是,从零件表面的哪个点上施加压力?如果点选的不准确,不仅校正不好,还可能造成零件更大的变形。


     

  肖抓经过长期实践和积累,掌握了找点的规律,并且校得也比别人快。“我是把需要压的几个点,直接一次性压完,免去了中间反复测量的时间。别人可能找到一个高点以后,压完了再测量,寻找下一个高点,再压。所以在时间上,可能就长一点。”
  完全消除变形也不太现实,只要它还在工艺文件规定的范围之内,都是可以的。然而,肖抓并没有满足于现状,他对自己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把变形控制得更小,下一道工序在操作的时候就更加方便。可是这样,他自己的工作量会增加,即便如此,他还是坚持这样做。
  车间二工段工段长刘伯韬说:“比如我们工艺文件要求的标准是0.15毫米,但是他在校正的过程中,可能要求自己达到0.05,甚至是0.05毫米以下。有的同志把标准作为一个尺子,我达到标准就行了,但他要小于标准,好于标准。”
  肖抓略有点羞涩地说:“标准只是达到了要求而已,如果一直按照这个练习的话,以后要求更严格的时候,那么自己可能就没有能力完成了,我只不过把这个工作提前了,要么不做,要做就做得好一点。”

  

苦练“火眼金睛”

  

  热处理工需具备一项技能:通过将材料放在砂轮机上到,观察火花的形状,迅速识别出材料的种类,再采用不同的热处理方法,分别进行处理,最终使材料的性能一样。
  刘伯韬告诉记者,一般的热处理工能通过观察火花的形状,识别出十来种材料,而肖抓能识别出二十多种;此外,别人看火花要看五分钟,肖抓只需三分钟。他识别地更快、更准确。
  肖抓随手拿起几根练习的棒形材料,在砂轮机上打磨,“看这个材料,火花的颜色有点黄亮,而且花的形状比较大,3次结花,花粉也比较多,它是高碳钢。再看看这个,花束比较短,也是3次结花,因为这里面有铬的加入,使这个材料的火花比刚才那个还要亮一点。这个材料,火花呈深红色,这就是明显的有钨元素的加入,它应该是铬钨锰。”
  同一批材料里,有时候也会有成分不同的材料,这时候就需要工人师傅识别出来,热处理的时候“区别对待”。
  为了练就一双“火眼金睛”,一有时间,肖抓就拿练习用的材料去打磨,观察不同材料的火花究竟有哪些细微之处的不同。他常常一看就是几个小时,眼睛都看花了。“在我们这行业里,要想提高技能,没有什么捷径,必须要多练习,只有反复的练习,才能寻找到适合的操作手法和经验。这样,水平才能上一个台阶。虽然过程中很辛苦,但是一旦成功了以后,所获得的喜悦要比困难大得多。”

 

26岁成为“全国技术能手”

 

  有些大型零部件在热处理过程中,需多人配合完成,因此很多工作都是“多人操作一人指挥”。指挥的人拿主意,决定工艺参数和操作时间,其他人只要跟着干就可以了。长期以来,有的人只“知其然”,却“不知其所以然”,一辈子技术也提高不上去。想在这行干出点成绩,并不容易。
  昔日里,奶奶给肖抓取名“抓”字,希望他能掌握一项技能,端住自己的饭碗。如今,他没有辜负奶奶的期望,年纪轻轻就掌握了所有岗位技能,26岁成长为“全国技术能手”。他吃苦耐劳的工作态度也渐渐感染着车间的年轻人。
  同事顾昊说:“我就比较受他影响,一开始的时候,干完活就到一边歇去了,等到下批活要干的时候再去。但是他可能一批活干完了,并不休息,而是去为下一批活做准备。看他自己在那,我也就过去,看他忙什么,搭把手,感觉自己的主动性更强了。”
  同事刘国春说,跟肖抓一起来的人一看他所有技能都掌握了,而自己还不会干,觉得很不好意思,年轻同志自觉的都往前追赶着他。
  车间里不是高温的炉子,就是油和水,工作环境恶劣,条件艰苦。肖抓每个月工资在4000元左右,但是,他很满足,工作干得有滋有味。
  “虽然在城里人眼里,工作看着很艰苦,但是在我看来,比我的父母在家里干农活要轻松的多,也不用风吹日晒的,我感觉挺好的,干起来得心应手,有一种完成工作的喜悦感,也能体现出我的价值来。”
  今年30岁的肖抓有一个偶像,就是14车间的高凤林,他为国防和航天科技现代化,为型号的更新换代做出了杰出贡献,为企业带来巨大效益,曾获得“中华技能大奖”“全国劳动模范”等多项荣誉称号。肖抓说自己要努力成为像他一样的人。
  “他是一个技术拔尖、肯于钻研、迎难而上的人,我也要学习他的这种精神。他是工人,我也是工人,虽说岗位不一样,但是我也希望,在热处理这个行业中能做出跟他一样的成绩,把自己的技术水平和理论知识,向更高的台阶迈进。”肖抓给自己描绘了这样一条道路。

【打印】 【关闭】

网友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