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新民——从工人到课题负责人

发布时间 : 2016-09-21     来源 : 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新闻中心

    

    

  双眼炯炯有神,声音洪亮如钟,走路健步如飞。退休后,每当单位在试验中遇到问题,韩新民就会及时出现在现场,对出现的问题分析定位并指导其他试验人员排解问题。有他在,问题总是迎刃而解。
  退休前,韩新民在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以下简称“火箭院”)702所工作了31年。在这里,他充分利用休息时间抓紧学习;在这里,他用广博的知识解决别人无法解决的难题;在这里,他坚持用自己的实测数据挑战权威……他是一个学历不高的测量工人,却有能力承担起重要的课题研究。
  2011年,韩新民被评选为火箭院“突出贡献技能人员”。

遗憾没能高考  立志将学习进行下去

  韩新民对学习的热爱要从小时候讲起。他小学三年级时,正赶上周围环境混乱,大多数人不怎么学习,他却觉得还是多学点东西比较好。正是从那时起,他开始爱上了学习。
  高中毕业时,由于当时尚未恢复高考,韩新民的高考梦化为泡影。没能参加高考成了他心中的遗憾,于是他为自己设定目标,要把学习进行下去。
  高中毕业去农村插队,韩新民基本上书不离手,尽管白天劳动十分辛苦,但他还是坚持每晚至少看两三个小时的书。他心心念念准备着,等着恢复高考之后参加考试。
  但是事与愿违,后来由于种种原因,韩新民插队回来后,在空军后勤部当了电工。但他手里的书从未放下过,学习成了他的一种习惯。
  爱学习的人,总会受到垂青。
  为了研究一项课题,清华大学的老师建议韩新民所在的单位派两个人到清华大学进修。领导将一个名额给了韩新民。渴望的学习机会从天而降时,韩新民格外珍惜,在清华大学进修的那段日子,他把一天当两天过。就这样在知识的海洋里汲取了三年的养分后,韩新民带着满腹学识走出了清华大学。
  1984年,韩新民来到火箭院702所二室工作。
  “虽然没有参加高考,但是学习不能停止。”韩新民明白,自己过去只是一名电工,只有高中文化水平,而他在702所所面对的是高科技环境与工作,要学的东西太多了。
  然而,对于韩新民来说,能学习的时间很有限。白天他要上班,晚上妻子上夜班,需要他来照顾孩子。没时间学习怎么办?韩新民便在晚上哄孩子睡着之后,再去看书。夏天屋里太黑,他就在路灯底下站着看书;怕背书打扰别人休息,他就跑到楼顶上去背……看书看到深夜两三点是家常便饭。
  韩新民的同事谷志刚说:“韩师傅就是一个学习型工人,中午休息时间和工作之余,他都会用来看书。”
  韩新民读过很多种书,除了专业的书籍之外,还有文学的、历史的、哲学的,甚至医学的。当记者问他看书为什么这么杂时,他笑着解释道:“书读多了,就能学会用辩证的思维处理问题。技术出现问题有技术理论的支持;实际工作出现了问题,可以像看病一样,用辩证的思想去分析病因、对症下药。”

进修归来的第一个试验

  学是学完了,工作能不能达到要求呢?
  当时,韩新民所在的二室正好有两项试验要同时进行,人手不够。领导大胆地把其中一项试验交给他负责。这是他进修归来的第一个试验。
  韩新民很高兴,这是一个学习的好机会,同时也是一种挑战,因为这是自己的第一个试验。所以他暗下决心,一定要把这个试验做好。
  时任领导吴素春对韩新民充满了信心:“经过这么多年的工作经验和数据处理经验的积累,他对整个结构或者数据出现的异常有一定的分析能力,所以我们敢把这个任务交给他。”
  这项试验是有关陀螺的。由于任务的变化,对频率的要求提高了,以前使用的陀螺无法测试高频率,因此需要寻找一个适应任务测试需求的高频陀螺。
  韩新民的任务就是开发高频陀螺。这首先要对陀螺进行标定,看它是否合格,不合格的陀螺是根本不能用的。
  由于每一家生产陀螺的测量仪器都不一样,其结果也不一样,这就需要多跑多测多研究,最后定准一个才行。
  韩新民不知调研了多少家厂商,都没能找到符合要求的高频陀螺。
  后来他找到一家厂商,得知卫星上使用的陀螺频率高一些,但参数却与要求不符。无奈之下,韩新民决定跟他们的研究人员一起,把陀螺参数改成合适的参数。
  这一改就改了三四年,中途有好几次,研究人员认为改后的参数可以使用了,但韩新民觉得噪声太大,还应该精益求精。于是,他们反复地修改,终于把陀螺改成功了,将它的测量频率从30多赫兹提高到100赫兹,这也弥补了国内高频陀螺测量的空白。

看书学习见成效  难题难不倒

  一次在为长二捆火箭做试验时,韩新民和另外一名同志突然发现,他们所选用陀螺的自身共振频率和火箭振动频率耦合,产生了共振!
  共振的出现就相当于一个定时炸弹,如果不解决,今后的试验怎么开展、怎么进行下去,都会成为非常棘手的问题。所有人都紧张起来。同事谷志刚回忆说,当时大家都很着急,不知道该怎么下手、怎么解决这个问题。
  如果跟厂家协商解决,那还要等上一两个月,当时试验时间很紧迫,任务不等人。韩新民宏观分析陀螺的指标没有问题,他怀疑陀螺系统的控制器里出现了问题,提出解剖分析这个陀螺系统的电路图来寻找问题所在。
  可当时根本没有说明书和电路图。怎么办?那就要打开这个陀螺系统,用人工观察的方式绘制出电路图。单位里没有人能解决这个问题,那就只能返回厂家。
  韩新民原本的工作范围不涉及这项内容,但他在清华大学进修时学过电路,有一定的基础,于是当即决定,这个事情由他来干!
  当陀螺系统打开后,密密麻麻的几百个电子元件和错综复杂的线路任谁看了都会觉得头大、心里犯怵,韩新民也不例外,毕竟把装配图照葫芦画瓢地“扒下来”再恢复成原理图,是一件很复杂的事,就算是专业的人来做,也不是那么简单的。
  没有更好的办法时,就脚踏实地地一点点干。韩新民看书、研究,向他人请教;再看书、再研究,再向他人请教……当时的任务非常紧张,他白天黑夜不停地思考解决问题的办法,那段时间脑子里全是电子元件和线路。有一次他画着电路图,连上幼儿园的孩子放学了,都忘记去接,直到老师打电话催他,他才想起来。
  最后,在韩新民废寝忘食的努力下,一份严整的电路图终于完成了,共振频率的问题也随之解决了。
  韩新民说:“当时外国有一种说法,我们没有两三年的时间根本不可能完成长二捆火箭的建塔和模态试验,但我们只用了18个月就完成了。如果当时共振的问题解决不了,长二捆火箭肯定得延期完成。”
  还有一次,二室有些试验需要用到振动塔,但振动塔离实验室有一段50多米的距离,需要连接电缆传输信号。这么长的电缆不仅会减弱信号,而且它们相互之间还会产生干扰,很难保证信号传输的质量,会对后续的试验造成重大影响。
  许多人听了,觉得这是个两难事,但这也没有难倒韩新民。既然信号线之间互相干扰,那就分别处理它们。他给信号线做加密、做屏蔽,然后再给放大器加了一个滤波电容。经过这两项改进,他把原来800多毫伏的干扰信号降低到了几毫伏,解决了难题。

普通工人用试验结果挑战“权威”

  在一次某种型号的陀螺选位中,有关部门提供的选位点在一米的位置,让工人们就在这个位置选位。
  然而在实际测试中,这个位置怎么都选不出来。如果选位点不准确,那么以后的安装位置就不正确,会对发射造成严重的影响,设计部被难住了。
  韩新民根据平时的经验,提出再把选位点往上提半米,果然提了半米之后选位就正常了。
  后来在火箭院专家评审会上,副总师等专家坚持认为设计没有问题,疑惑为什么会选不出来。韩新民觉得选位点合不合适还是得靠实际测试,根据实测情况确定选位点。
  测试数据出来后,设计部和专家组都很满意,同时也觉得不可思议。
  大家好奇韩新民是怎么想到这个解决办法的,韩新民用实际测试情况跟大家解释了一番。最后几个专家拍板决定,以后用实际测试的数据来说话,设计为辅,实际测试为主。
  还有一次,也是因为陀螺选位问题,韩新民觉得选位选得不太好,认为有关部门设计的数据比实际测试的数据要大一些,设计的数据正好包含了实际数据,他就提出把数据缩小一点。
  火箭院在召开专家会时,把韩新民叫去解释这个问题。韩新民用试验数据让专家们心服口服。一位老专家拍板决定,这个问题就按韩新民的办法解决。
  如今,当年的工人韩新民已经被称为韩师傅了。从一个工人到一个课题负责人,他用了整整36年去学习与实践。
  韩新民笑说自己退休之后有些犯懒,书看得也少了些。但提起读书,年逾花甲的他依旧神采奕奕,滔滔不绝。韩新民的室领导说:“在火箭的每一个零部件里面,都有一颗责任心与其同在。”而韩新民以他的责任心和渊博知识,为火箭保驾护航。

【打印】 【关闭】

网友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