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艳权:数控铣工“大拿”

发布时间 : 2018-03-30     来源 : 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新闻中心

  在天津火箭公司51车间,几名工人正围在一台大型数控铣床旁讨论技术问题。其中一人被大家亲切地称为数控铣工“大拿”,他就是樊艳权。
  这位“大拿”不简单,在我国新一代运载火箭研制过程中,他解决了很多生产难题。

 
调整工序 保试验如期进行 

 
  樊艳权所在的班组为数控多轴车铣复合型加工班组,组里加工的产品主要是我国新一代运载火箭长征五号、长征七号的关键结构件。这些产品有两个典型的特征:新、大,对工人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作为组长的樊艳权总能在关键时刻化解难题,每次都交出了漂亮的产品。
  长五火箭转接法兰直径5.4米,需要进行深腔铣加工,在产品四周加工出90个腔槽,金属去除量非常大。最初,车间采用环形铣削方式,但铣到腔槽拐角的时候,机床频频报警,随即出现刀具憋停、刀片嘣碎的现象。
  这个问题如果不解决,将直接影响火箭一级动力系统试车试验进度。为此,车间做了大量工作,但效果都不理想。
  就在大家几乎山穷水尽的时候,樊艳权大胆提出一种新的加工方案:调整加工顺序,先插铣腔槽的4个拐角,去除余量后,再用环形铣削方式对腔槽四周进行精铣加工。
  这种方案不仅保证了加工质量,而且加工效率提高了30%,加工周期缩减近10天。

 
献计献策 质量与效率并驾齐驱

 
△樊艳权(右二)和同事讨论

  5.27米直径的转接框是长五火箭静力试验的正式产品,连接着整流罩、横向分离装置和有效载荷支架,结构非常复杂。
  按照设计要求,转接框铣加工完成后最薄剩余厚度仅为6毫米,公差要控制在0.3毫米以内。薄壁大直径结构普遍存在易变形的问题,更何况还要在上面铣出200多个精度极高的孔,加工难度可想而知。
  经验丰富的樊艳权经过缜密的分析,与工艺人员沟通,建议将之前的三轴加工改成五轴加工的方案,并提出优化走刀方式。
  与此同时,他自学仿真软件,仅用2天时间,就与工艺人员合力建立了虚拟五轴机床的模型,用于仿真试验,确保加工的可靠性。
  按照这种方案,樊艳权仔细地装卡产品,找正,选择合适的刀具,输入参数,走刀……
  产品出来后,圆度0.1毫米,200多个孔同轴度0.15毫米……对于直径5米的大型结构来说,这几乎是目前所能达到的铣削精度极限。樊艳权展示了他铣工“大拿”的非凡实力。
  令人欣喜的是,采用该方案,产品加工周期也由原来的36天缩减到17天。

 
八个垫块 箱体不再怕磕碰

 
  优秀的工人不仅技术高超,而且面对问题特别有方法。
  一次,班组在加工5米级箱体筒段时,要将2.2米高的筒段套在一个4米高的铣切组合夹具上,吊装过程中遇到了难题。
  该筒段属薄壁结构,产品壁厚只有几毫米,吊装时极易发生变形,呈椭圆形。此外,由于产品与工装的间隙非常小,只有15毫米,吊装时一不小心,产品内壁就会蹭到工装,造成质量损伤,而这是决不允许的。
  面对这个棘手难题,樊艳权尝试了多种方法,最终制作八个绝缘脂弧形垫块,固定在工装上,既保护了产品,又不影响工装使用,一举两得。
  通过这个方法,箱体筒段划伤问题得到彻底解决,产品合格率达100%。

 
殊途同归 寻找最优路径

 
  这些年,尽管樊艳权攻克了很多重量级加工难题,但他仍不满足。他记得,有一位前辈曾说过这样的话:用一种方法加工出产品,不算什么,高手能用3种以上的方法将产品干好。
  如今,这也是他的目标。
  解决生产难题,于他,只是第一步。条条大路通罗马,他要找到又快又好走的那一条路,努力成为国内顶级的数控铣工,同时带动车间年轻人快速成长,以应对日益繁重的火箭研制任务,为我国新一代运载火箭研制贡献力量。

【打印】 【关闭】

网友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