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箭院成立初期的“糖豆”工程师

发布时间 : 2017-08-09     来源 : 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新闻中心

  1960年11月,我国第一枚导弹“1059”发射成功。1961年年底,国防部第五研究院接到聂荣臻元帅的指示,将仿制任务中成绩突出的239名技术人员晋升为工程师。

  当时,国家遭受了严重的自然灾害,粮食供应紧张,副食更是奇缺。在国防部第五研究院一分院(今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以下简称“火箭院”),很多科研人员营养不良,得了浮肿病。
  “为了保存技术骨干的力量,改善这些人的生活条件,院里每月给工程师们发2斤黄豆、1斤白糖。后来,大家亲切地称这批人为‘糖豆’工程师。”当年在火箭院211厂机动科工作的电器技术员董克儒说。而他本人,就是一名“糖豆”工程师。


△211厂的工人正在调整焊机,准备焊接

   
自制首台导弹用“断续器”

   
  1958年,211厂划归火箭院,由飞机制造厂改为导弹试制工厂,工艺路线和大量工装设备都要进行相应调整。其中,有一个问题尤为突出:造飞机用的是铆接,造导弹则多用焊接。
  导弹仿制任务迫在眉睫,外购大量焊接设备周期长、成本高,不能满足任务的需要。上级领导决定:自力更生,在211厂自行设计、制造急需设备。在这样的情况下,董克儒参加了自制焊接设备的攻关。
  “1059”的大多部件都很精密、复杂,按设计要求,必须采用配有“同期引燃断续器”的电焊机焊接,才能保证弹体制造的质量。仿制任务一开始,焊接任务便异常繁重,迫切需要大量点焊机,以及这种断续器。
  关键时刻,董克儒承担了断续器的设计和试制。“我和很多同事一样,抱着为国争光的决心,利用在校学习的电子学知识,查阅大量资料,了解这种设备的技术原理和性能,消化了原始样机备件,计算出技术参数,终于在短时间内,和同事们一起,生产、制造出二三十台。”他说。
  这些自制的断续器,大部分用在了“1059”尾段、壳段的焊接上,解决了当务之急,保证了导弹试制任务的顺利完成。

  
中国掌握“三脉冲”焊接技术的第一人

  
  “1059”某部件需点焊加工,可有些钢材,如低合金钢在点焊中就容易脆裂。国内当时生产的所有点焊机,都对这个问题束手无策。“因为它是‘单脉冲’焊接,在强大的电流和压力作用下,焊点熔接在一起。但随后冷却,就会产生裂纹,质量不能保证。”董克儒说。
  就在大家一筹莫展的时候,苏联专家K·K·比廖夫推荐、介绍了苏联先进的“三脉冲”焊接方式。他是一名二战老兵,有着丰富的导弹研制、生产经验,在仿制“1059”初期,给了火箭院的科研人员很多有益的指导和无私的帮助。
  由于以前在设计、制造断续器时积累了相关的经验,又有一定的俄语基础,董克儒再次受到上级的重用,只身一人,向K·K·比廖夫学习如何设计、组装“三脉冲”断续器。
  所谓“三脉冲”,就是在完成一个焊点的焊接循环中,使焊材经过预热、焊接、回火3道程序,从而增加焊点韧性,提高抗拉程度,有效避免裂纹的产生。
  董克儒说:“我们当时憋着一股劲儿,不能让导弹带着隐患、带着不放心上天。”因此,他跟着苏联专家,废寝忘食地学知识、钻技术;与工人师傅一起,通宵达旦地守在焊机旁,第一时间排除各种突发故障。“肩上扛着巨大的压力,拿不下‘三脉冲’技术,我都吃不下饭、睡不着觉。”他回忆。
  苦学半年多,董克儒终于不负重托,学有所成,并在电工师傅柳广华的密切配合下,成功制造出我国首台“三脉冲点焊同期引燃断续器”,一举解决了“1059”生产中的一个大难题。后来,国家4个部委联合评审,授予“三脉冲点焊同期引燃断续器”国家科技成果二等奖。
  1960年,董克儒被评为“1059”有功人员一等功;1961年,晋升为电气工程师,他从一名普通的技术人员,成长为了技术骨干,并获得了种种殊荣。
  在火箭院,还有很多这样的“糖豆”工程师。他们牢记报效国家的光荣使命,齐心协力,顽强拼搏,把中国第一枚导弹成功送上天,让中国的导弹和火箭事业在一穷二白的基础上稳步崛起,闯出了一片崭新的天地。

【打印】 【关闭】

网友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