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国安:花甲之年学画画

发布时间 : 2016-09-13     来源 : 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新闻中心

  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有一个老年书画研究会,会员们都是一些爱好绘画的离退休人员。其中有一位会员很独特,别人都是很早就或多或少地有些绘画基础,而他是在花甲之年才开始学画画。他就是武国安。


  武国安从小喜欢画画,但那时候没有条件专门学习;工作以后,工作繁忙,也是无暇顾及;直到60岁退休以后,他终于有时间可以系统地学习绘画了。
  那时,为了观看各种书画展,他跑遍了北京城的各大美术馆,用心感受每一幅作品的韵味。
此外,火箭院经常邀请周怀民、陈大章等著名画家前来为书法、绘画爱好者讲课,他们会现场挥毫泼墨,留下墨宝。每当这时候,武国安都会跑到最前排,仔细观摩他们的手笔,聆听他们的谆谆教诲。
回家以后,自己再仔细琢磨,反复推敲,尝试着画写意画。刚入门,他坚信勤能补拙,每天练习时间长达6个小时。
  《出淤泥而不染》是武国安早期的一幅写意画,墨色有干有湿,浓淡相宜,景物虚实结合,整幅画看上去疏密、干湿、浓淡的变化特别适宜,着色也很有层次感,显得生动形象。即便是现在看上去,这幅画也不失专业水准。

伉俪佳作竞风流

  2000年,已经画了10年写意画的武国安因为老伴开始改学工笔画。
  “她说要学工笔画,我画的是写意画,里面偶尔用到工笔画,勾画,再填色。写意画跟工笔画有一定的相通之处,我想自己有这么点基础,那就跟她一起学吧。”武国安笑着说。
  老伴孙秀兰说:“我没有基础,所以,他就先画样,刚开始从一朵一朵的牡丹花学起,他教我怎么染色。”
  老两口一起学习,共同进步,孙秀兰的染色水平逐渐提高。后来,俩人合作的山水、花鸟工笔画达上百幅之多。在客厅里最显眼的地方,赫然画着俩人最满意的作品——《春夏秋冬》。画上署名“兰澜”,第一个“兰”取自老伴孙秀兰的名字,而“澜”则取自武国安的字“庆澜”。可谓是丹青妙笔写意向,伉俪佳作竞风流。
  也是在2000年左右,年过七旬的武国安开始了他退休后的另一项重要活动——游历祖国名山大川。多年来,老两口走遍了国内各省。
  80岁时,为了拍到雍容华贵的牡丹花,武国安赶在花期前坐火车到洛阳,现场拍照,勾图,回家以后马不停蹄地进行创作。他画的牡丹染了十多次色,看上去栩栩如生,立体感十足。
  自然界的山川给了武国安丰富的创作题材。他有个习惯,动笔之前,先仔细观察要画的物体。
  “比如画山,中午、早上、晚上看山是不一样的,这是我通过观察发现的。比如中午看大山,山的轮廓上有一个白边,要是没有这个生活体验,就不知道别人画山为什么有白边。”武国安说。
  除了远方的山水花鸟,自家窗外树上的桃和石榴,也启发了他的创作灵感。树上的桃个头很小,美感不足,为了提高美观度,他改画成大桃,并增加了绶带鸟,绶带鸟和寿桃都含有“寿”的意思,所以他给这幅画取名“双寿图”。树上的石榴还没有熟透开口,他给石榴加了开口,看上去十分诱人,再画个鸟,石榴开花,鸟相持,立即趣味十足。

乐呵绘画,乐呵生活

  2007年,武国安在自己80岁生日的时候,自费出了一本名为《丹霞流韵》的影画集,记录了自己的成长经历,并收录了他旅游时的一些照片和退休20多年来创作的一百多幅主要画作。
  多年来,武国安的绘画作品获得航天系统内外各种画展的多个奖项,并被收录进《中国当代老年画家作品精选》、《20世纪国际文化大系》等书目中。


  有人曾想花钱买武国安的画,却被他婉言谢绝了。
  他笑笑说:“我不是为了钱,没意思,就图个乐呵,老有所乐嘛!”

【打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