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蓦然回首60年】设计员当翻译 一周译出俄文图纸

发布时间 : 2017-12-06     来源 : 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新闻中心

  1959年的一天晚上,快9点钟了,211厂厂房里灯火通明。非标准设备设计科的陶性华,正一手翻着俄文字典,一手握着铅笔,专心致志地翻译着俄文图纸。当时正值夏季,窗外的虫鸣和偶尔飞过耳边的蚊虫,也丝毫没有让他分心。
  和陶性华一起埋头苦干的,还有另外几十名同事。他们都不是专业的翻译,而是非标准设备的设计员。
  陶性华说:“我们翻译的图纸都是俄文资料,为了让更多人看懂,必须翻译并复制出一本中文图纸”。这些图纸正是非标准设备的设计图,只有按照这些图纸制造出非标准设备,才能造出“1059”导弹。
  当时翻译人员紧缺,要看懂图纸造出设备,他们必须自力更生。陶性华说:“多数设计员和我一样,在大学里学习过一年俄语,有一些俄语基础,所以就承担了翻译工作。”
  陶性华记得,这些俄文图纸又大又厚,“大约有几十本,每本都四五厘米厚,有A3纸那么大”。图纸上除了设计图,还有俄文标注的名称、规格、标准等,有的还配有很长的辅助说明。“我们要把这些俄文标注、说明都翻译成中文,用铅笔写在图纸上,然后再由其他同事重新描图、晒蓝,复制出中文版图纸。”
  翻译工作最重要的是准确。但由于不是专业翻译,俄文水平有限,为了保证准确,很多时候需要一边翻阅图纸,一边查字典。陶性华回忆,当时参与翻译的每名设计员都有一本厚厚的俄汉字典放在手边,遇到不懂的词语,马上查字典。除此以外,翻译出来的版本还要反复校对,确保无误。
  大概过了一周,这些厚厚的俄文图纸,就有了中文版。那一周里,设计员们不分白天黑夜,加班加点。虽然辛苦,但陶性华用“累并快乐”来形容那一周的工作。
  “连续多天长时间工作,难免产生疲劳,但是很愉快。并且通过翻译图纸,我们对原本完全陌生的设备有了初步了解,对熟悉设备结构、进而制造设备,都很有帮助”,陶性华说。

【打印】 【关闭】

网友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