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利彬:与诗为伍的征途

发布时间 : 2017-12-13     来源 : 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新闻中心

  “夙夜未眠久,枕旦纵马行。个中滋味,奔腾方安胸中营。自笑铮铮铁骨,衷情一江春水,依旧只东流。待沽平衡处,相逢即从容。”
  这段《水调歌头》出自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以下简称“火箭院”)所属北京宇航系统工程研究所员工张利彬之手。他是一位怀有诗情的理工男,在征服星辰大海的途中,他与诗为伍,走过一段又一段航天路。

    
旅途见闻是为诗

       
  张利彬负责的工作需到不同的省份验收单机。2016年6月,单机验收的时间到了,张利彬自嘲道:说走就走的“旅行”又开始了!这次“旅行”不但走得急,而且需要在3天内到3个不同的城市验收。
  俗话说,身体和灵魂总有一个要在路上。对张利彬来说,人在旅途,诗情必相伴。在出发的高铁上,望着金灿灿的麦子,张利彬写下一首自由诗:麦浪骄阳火,月余百家忙。耕耘数百日,粒粒皆归仓。代有传承样,生计皆熙攘。年复奔波季,劳获皆有方。
  每到一地,张利彬都会按照验收标准,一一查验上百项内容。在回京途中,他有感而发,写下了《水调歌头•途思》:
  从容何时有,奔骋在云端,途经山地变换,做主那家山?本欲吸纳百川,又恐本职遗办,怎奈时不宽?无论身何处,归途在夜间。
  过洛水,赴羊城,下漓江,四昼三地,乡改土变心波澜;人有百态丛生,世有万相流转,自古乾坤言:铭记凌云志,纷繁何等闲。

         
点滴小事写成诗

       
  单机验收完毕,张利彬便进入紧张的试验阶段,直到产品运去调试,他又迎来了为期40天的出差任务。出差前夕,他利用有限的时间陪伴4岁的儿子,享受父子间的浓浓亲情。偶有诗性,张利彬便填词一曲,写下与儿子在一起的美好瞬间:
  鸣蝉清风夏日闹,携稚漫步新园到,繁锦绿织入眼秒,衷心报,岁月流转重年少。
  出差期间,张利彬需要与不同的部门打交道,一日之内要在不同的车间中来回穿梭。刚到的十几天里,每天手机中的计步软件显示有3万余步,夜里回到宿舍,双腿都如同灌满了铅。直到有一天,车间师傅送他一辆自行车。张利彬说,虽然自行车破旧,但自己当时如获至宝。由此,他通过一曲《临江仙》描绘了自己的心情:
  忽有小车乘,御驾亲征,耳过烈烈。高歌处,脚速道短身轻。聆听。
  蓝天绿地,传将令,火速风行。爽朗处,纵香车宝马,难敌此乘。
  在调试期间,他与钳工、电工、工艺等一遍遍沟通着,还要完成各种报告……张利彬用行动遵守着航天人的严谨细实,同时,又在诗歌中,展现着航天人的诗情画意。
  辛卯为证,姻缘良时,举手相牵。顾五载里程,红拂奔京,陋室寄居,情驻心间。结婚五周年时,张利彬写下一首《沁园春》,纪念与妻子相处的点点滴滴;悠然日行八万丈。清晨望,夜熙攘。灰尘层落,前行即戎装。为报国心迈阔步,背行囊,挺脊梁。出差的夜里,他写下《江城子》,抒发壮志情怀;丁酉金鸡报晓,升军中营帐,重任在肩。巾帼须眉汉,把手皆言欢。循环转、但有我在,道万法,真金耐火炼。弦弓鸣、红缨在手,八方胆寒。2017年春节,在回老家的路上,张利彬有感而发,写下了《八声甘州》……有时候,半夜加班从单位回家路上,张利彬往往也会琢磨几句诗词,发在朋友圈。张利彬告诉记者,这时候,往往点赞的圈中好友都是团队成员或是大院里的同事,特别容易产生共鸣。
  古有云:“诗言志”。在张利彬看来,诗词是个人情感宣泄的好方法。张利彬一边在金戈铁马的试验世界里,实现着航天梦,一边又漫步在诗词歌赋中,享受着文学风采带来的余韵悠长。他的航天生活因诗歌而更显精彩!

【打印】 【关闭】

网友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